登陆

海澜之家成绩承压欲3.28亿出售爱居兔接盘方为公司原董事

admin 2019-09-29 299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  2019年上半年,海澜之家营收增速较去年同期明显下滑,净利润增速更是创上市以来新低,且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同比下滑40.60%

  近日,号称“男人的衣柜”的海澜之家(600398.SH)发布公告称,其全资子公司海澜之家品牌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品管公司)拟3.82亿元转让其持有的江阴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(下称爱居兔)100%股权。

  据了解,爱居兔是海澜之家三大主要品牌之一,创始于2010年,定位为大众时尚女装品牌。去年6月,海澜之家曾投入14.34亿元用于爱居兔的发展。然而,仅仅过了一年时间,却被果断出售。

  难道自称“海澜之家成绩承压欲3.28亿出售爱居兔接盘方为公司原董事男人的衣柜”的海澜之家装不下时尚女装?

 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9年上半年,海澜之家营收增速较去年同期明显下滑,净利润增速更是创上市以来新低,且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同比下滑40.60%。

  与此同时,应收账款和销售费用创历史新高,销售净利润率创历史新低,88.42亿元存货引起广泛关注,整体业绩增速明显落后于可比上市公司。

  2014年4月,海澜之家壳凯诺科技上市,其上市之初市值接近450亿元,5年过去了,截至2019年9月25日,其市值仅为361亿元,缩水19.78%。

  爱居兔业绩突遭亏损

  海澜之家成立于1997年,是一家大型服装企业,业务涵盖品牌服装的经营以及高档西服、职业服的生产和销售,旗下拥有海澜之家、爱居兔、圣凯诺等服装品牌。其中,爱居兔主打时尚女装,产品划分为都市生活、都市OFFICE、都市时尚三大系列,整体风格时尚而不张扬,赢得了广大现代女性的青睐。

  据年报显示,2015—2018年,爱居兔的门店数量,从306家增至1281家,增幅达到318.63%。与此同时,爱居兔的营收从3.05亿元增长到16.98亿元,增幅达456.72%。

  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营收不断增长的背后,“爱居兔”的单店营业收入却在逐年下降。财报显示,2015—2018年,爱居兔的平均单店营业收入分别为幽灵公主105.56万元、130.63万元、118.85万元和85.70万元。从数据可以看出,爱居兔单店营收在2016年到达顶峰后,开始不断下滑。

  在此情形下,2018年末,爱居兔依然实现净利润3.27亿元。

  到了2019年,爱居兔竟突然遭遇亏损。

  公告显示,爱居兔2019年1月—8月实现营业收入11.48亿元、净利润为-2536.38万元。

 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8年末,爱居兔的负债总额还为4.33亿元,然而仅仅过了8个月,负债总额增长到了7.12亿元,增幅达64.43%。

  从2018年盈利3.27亿元至亏损2536.38万元,爱居兔也同样仅用了8个月时间,截至2019年8月31日,爱居兔资产总额为10.30亿元,净资产锐减超50%。

  在这8个月中,爱居兔到底经历了什么?海澜之家并未给出详细说明,公司3名独立董事和保荐机构华泰证券均出具了无异议的意见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当前女装行业潮流变化快,对服装设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爱居兔延续海澜之家运营模式难以跟上潮流、适应女装市场的竞争压力。

  颇有意味的是,2018年7月,海澜发行3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,其中有近半数都是用于爱居兔的办公大楼及仓库建设。

  创始团队接盘出走

  公告显示,海澜之家拟将爱居兔股权分别转让给赵方伟、江阴得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下称得合管理)和全资子公司江阴海澜之家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海澜投资)。

  其中,66%股权转让给赵方伟,转让价格人民币2.52亿元;15%股权转让给得合管理,转让价格为人民币0.57亿元;19%股权转让给海澜投资,转让价格为人民币0.73亿元,三方股权合计作价3.82亿。

  公告称,截至2019年8月31日,以资产基础法评估,爱居兔全部权益在持续经营条件下的评估价值为3.82亿元,较3.27亿元净资产,增值17.10%。

  而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截至2019年8月30日收盘,海澜之家的估值为371.72亿元,较其127.56亿元净资产,增值191.41%,估值大大超出爱居兔。

  另外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了解到,本次股权受让方皆为海澜之家的关联方

  作为本次股权最大受让方的赵方伟是爱居兔创始团队元老,也是爱居兔公司的法人,此前既担任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海澜之家成绩承压欲3.28亿出售爱居兔接盘方为公司原董事经理,又担任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。在海澜之家宣布股权转让的同时,赵方伟也辞去了海澜之家董事职务。

  数据显示,赵方伟2018年年薪海澜之家成绩承压欲3.28亿出售爱居兔接盘方为公司原董事为120万元,期末持股数达565.52万股,仅次于董事、总经理顾东升和董事长周建平。

  虽然在海澜之家工作多年,但2.52亿元现金对赵方伟来说依然不是小数目,就算将所持海澜股票全部出清,也抵不上这笔交易的一个零头。

  得合管理则是为此次交易临时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。据企查查数据显示,其成立日期为2019年9月9日,合伙人为赵方伟与爱居兔监事龚琴霞。根据公告,其受让的15%股权将在日后用于奖励爱居兔的核心管理人和经营团队。

  而转让完成后,海澜之家还将通过海澜投资间接持有爱居兔19%股权。

  公告显示,本次交易完成将会为海澜之家带来非经常性的一次性投资收益0.56亿元,爱居兔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。

  与此同时,海澜之家宣布,去年原计划用于爱居兔研发办公大楼建设项目、物流园区建设项目所募集的共计14.34亿元募集资金将变更为永久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本次出售爱居兔,可能是海澜之家为了保障上市公司股价的未雨绸缪。

  多项财务指标隐忧

  是不是剥离了爱居兔,海澜之家就可以扭转颓势?答案恐怕是“未必”。

  2019年半年报显示,海澜之家实现营业收入107.21亿元,同比增长7.07%;实现归母净利润21.25亿元,同比增长2.87%;

  虽然,看上去其营收和归母净利润也在增长。可是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该公司营收增速已较去年同期下滑1.16个百分点,归母净利润增速较去年同期下滑7.33个百分点(创上市以来新低)。

  而同样做男装的上市公司雅戈尔(600177.SH),2019年上半年,服装板块的营业收入为31.56亿元,同比增长11.86%,实现归母净利润6.48亿元,同比增长6.90%;九牧王(601566.SH),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3.53亿元,同比增长7.33%,归母净利润为3.25亿元,同比上涨23.69%(创近5年新高)。

  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海澜之家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滑,应收账款和销售费用大幅增加。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海澜之家的经营性现金流为4.99亿元,同比下滑

  40.60%,下滑幅度创上市以来新低;同期,应收账款达7.71亿元,同比增长64.39%,销售费用达9.93亿元,同比上涨29.47%,无论增速或是金额,都创上市以来同期历史新高。

  此外,2019年上半年,该公司销售净利率为19.70%,同样创上市以来同期新低。在盈利能力承压的背景下,88.42亿元存货就不得不引起重视。

  在今年4月的股东大会上,有小股东对企业高库存问题提出质疑,而该公司董事长周建平称,“海澜经营模式没有问题,营收还在增长,那些质疑存货问题的,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来,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,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截至2019年上半年,海澜之家商誉总值高达9.14亿元,较2018年末,增长708.85%。

(责任编辑:DF120)

紧迫叫停!信用卡买房之路“被堵死”:建行、招行等放大招 影响有多大?

2019-10-17
  • 全媒体趋势下敏捷监测舆情意向 乐思舆情监测云服务为您保驾护航
  •   全市各储蓄国债承销安排亦高度米仓穗香注重、积极参加,一切12家承销安排合计正式申报参评演示网点17个。依照公平、公平、揭露的准则,公民

  • 章鱼竞猜杀手级-第一批绵阳市储蓄国债出售演示网点评选出炉

    2019-10-17
  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    微信二维码
    不容错过
    Powered By Z-BlogPHP